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戊戌(狗)年八月十四 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>文化视野
仁义是无敌于天下的法宝
发布人:抚宁县文体局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7
    姜太公在《太公六韬》中说: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,而是天下人共有的天下。能同天下所有人共同分享天下利益的,就可以取得天下;独占天下利益的,就会失掉天下。天有四时,地生财富,能和人们共同享用的,就是仁。坚持推行大仁而无疆界,天下之人就会归附。……与人们同忧同乐,同好同恶的,就是义。大力推行公平正义,天下之人就会争相归附①。
  老子说:身居上位,不以功高权重而骄傲自大;身处底层,不因贫困为耻辱。身居上位而不自夸自傲,身处底层而不偷不拿,兼爱互利,公而无私,心诚志坚,持久不衰,这就叫作仁;为官能帮助贫弱的百姓,为民能坚守节操,显贵的时候不纵情任意胡作非为,贫困的时候不改变自己的意志,哪怕只有一次得势行权的机会,也完全遵循道理秉公执法而不违法曲断、偏私不公,这就叫作义。所以,朝廷修养自己的德行,下面的臣民就服从命令;朝廷具有仁爱之心,下面的臣民就不争名夺利;朝廷坚持正义行为,下面的臣民就公平正直。万物能够产生是“道”起的作用,万物能够生长是“德”起的作用,人民能够相爱互助是朝廷行“仁”起的作用,人民正直无私是朝廷行“义”起的作用。不养育万物就不能生长,不加以爱护万物就不能成长。不注意纠正偏离了道德、仁义的差错就不能长久存在。不尊崇道德、仁义,人民就不知道其品质的可贵重要。因此,道德的品质是人民所尊崇的,仁爱的行为是人民所怀念的,正义的举动是人民所畏惧的。实行这些方法,就是不用武力安定国家而能让人民心服的方法,圣人就是凭借这些来治理万物的。朝廷在上面没有道德,下面的臣民就怨恨;没有仁爱,下面的臣民就争权夺利;不坚持正义,下面的臣民就残暴肆虐②。
  惠孟拜见宋康王,康王跺着脚、咳嗽着大声说:“我所喜欢的是勇猛有力的人,不喜欢那些讲仁义的人。你这位客人对此有何高见指教我?”惠孟回答说:“我这里有一种道术,能够让你有这种功夫:再骁勇的人也刺不进你的身体,再有力的人也击不倒你。大王难道不想具有这种功夫吗?”康王说:“好。这种功夫我倒想听你介绍介绍。”惠孟于是接着说:“刺你而刺不进身体,击打你而击不倒你,但这还是使受刺击的你感到是一种侮辱。我这里的一种道术,能够让你有这种本事:再骁勇的人不敢刺你,再有力的人不敢击打你。但不敢刺你,不敢击打你,不等于他没有这种想刺击你的意图。所以,我这里还有一种道术,能够让你有这种品行:使别人就根本没有这种想伤害你的意图。但是没有这种想伤害你的意图,不等于说他就有一种爱护你、使你得利的善心。由此,我这里再有一种道术,能够使你有这种德行,即别人非但没有伤害你的意图,还无不欣喜地热爱你,使你得利。这种德行要远远超过勇武有力,在这四种情况中属于最好的一种。大王难道不想获得这种德行吗?”康王听后说:“这正是我想获得的。”惠孟接下说:“孔子、墨子就是具有这种仁义德行的人。所以,他们尽管没有任何领地但却受到众人的敬仰,他们尽管没有任何官职但却能受到人们的尊崇。天下男男女女无不伸长脖子踮着脚跟仰望他们、并希望他们平安幸福。今天你大王是一个大国的君主,如果你真有孔子墨子这样的仁义德行,那么,全国范围内的人包括你自己,都能得到利益,这难道不比孔子墨子强很多吗?”听了之后,宋康王无话可答。惠孟出去之后,宋康王对身边的人说:“这位客人很会说话,他的辩说使我十分佩服③。”
  老子说:虽有功劳但远离仁义的人就会被别人怀疑,虽有过错但有仁义的人必被别人信任,所以仁义是符合道德的,是天下人所尊贵的。虽然计谋很符合时宜,忧虑祸患一时得到解除,也是为国家着想,但所做之事是远离仁义的,其结果功业必定不能成功;计谋一时于国无益,用心却是为君主周全长远考虑而符合仁义,虽然不被采纳、不能立功受赏,但一定身无大祸,性命能够保全。所以说,百言百计常常不合时宜不被采纳的人,不如干脆舍弃追名逐利的思想而专心审视仁义,使自己的言行更符合仁义④。
  吴王想要杀掉王子庆忌,但是没有谁能杀死他,吴王很忧虑这件事。要离说;“我能够杀死王子庆忌。”吴王说:“你怎么能行呢?我曾经乘六匹马驾的车追赶他,一直追到江边,却赶不上他,用箭射他,他左右手各接了满把的箭,却射不中他。而今你拔剑在手却举不起手臂,登上车子却无法凭倚驾车,你怎么能行?”要离说:“士只担忧自己不够勇敢罢了,哪里用得着担忧事情做不成?大王假如能够相助,我一定能够成功。”吴王说;“好吧。”第二天,吴王假装将要离治罪,拘捕了要离的妻子和孩子,处死了他们,并烧了尸体,扬散了骨获。要离逃跑了,跑到卫国去见王子庆忌。王子庆忌高兴地说:“吴王暴虐无道是你亲眼所见,是诸侯所共知的。如今你得以幸免逃离了他,也算幸运了。”要离和王子庆忌住了不长一段时间,就对王子庆忌说。“吴王暴虐无道越发厉害了,我愿跟随您去把国家从他手里夺过来。”王子庆忌说:“好。”于是和要离一起渡江。行至江水中流,要离乘庆忌坐在船头上畅饮之机,便在月光下独臂猛刺庆忌,透入心窝,穿出背外。庆忌大怒,抓起要离倒提于手中,将要离沉溺水中又提起来,如此重复三次,然后将要离放在膝上,笑着说:“天下竟有如此勇士敢于刺我!”左右卫兵举刀欲杀要离,庆忌摇着手说:“我也要死了,这是天下勇士,怎么可以一日杀两个天下勇士呢?”王子庆忌最后说:“你是天下的国士,饶你一死,让你成名。”要离得以不死,回到吴国。吴王非常高兴,愿意与他分享国家。要离说,“不行。我决心一死。”吴王劝阻他,要离说:“我让您杀死我的妻子和孩子,并烧了他们的尸体,扬散了骨灰,为的是有利于您的事业,但我认为这是我的不仁。为原先的主人杀死新的主人,我认为这是我的不义。王子庆忌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投入江中,我三次被投入水里,三次又浮出,我之所以还活着,只不过是王子庆忌对我开恩不杀罢了,我已经受到屈辱。作为士,不仁不义,而且又已受辱,决不可再活在世上。”吴王劝止不住,要离最终还是用剑自杀了⑤。
  老子说:人虽然有智慧和能力,其行为也必须以仁义为根本才能建立功业,智慧要完全表现在推行仁义的行为上。所以圣人完全以行为符合不符合仁义准则来判断人,其行为符合仁义的就叫君子,不符合仁义的就叫小人。君子即使死亡,其名也不会泯灭,小人虽然得一时之势,但罪行却不可免除⑥。
  白公胜得到荆国后,不肯将府库内的粮食和兵器分发给民众。七天以后,白公之臣石乞进见说:“我们现在得到的是不义之财,又不肯将不义之财布施给民众,我看祸害必定会降临。既然不肯布施给民众,还不如用火一烧了之,千万别叫人家利用这些东西来害我们。”白公不听。到了第九天,叶公率兵攻入,立即将府库里的财物和兵器分发给民众,民众齐心合力攻打白公,等到第十九天,白公被彻底打败。这国家本不该白公所有,而白公以不义方法得之却还想以不义的方法占有它,这可以说是最贪得无厌的了。不能把不义之财物分给别人,又不能保住不义之财物,这可以说是最愚蠢的了。白公吝惜钱财,与枭鸟爱养其子最后被长大的枭子吃掉又有什么不同呢⑦?
  蚊蝇逐臭、蜂蝶采花,人民趋向温暖而背弃严寒,大众趋附仁义而背弃暴虐,这是自然规律,天性使然。瓦器中的醋黄了,蚊子之类就就向那里聚集,那是因为有酸味的缘故。如果只是水,就一定招不来它们。用猫招引老鼠,用冰招引苍蝇,纵然做法再巧妙,也达不到目的。用臭鱼驱除苍蝇,苍蝇会越来越多,不可禁止,这是由于用招引它们的方法去驱除它们的缘故。桀纣企图用客观起到破坏太平安定的暴政而求得太平安定的局面,惩罚即使再重,刑法即使再严,又有什么益处呢?严寒到了,人民就追求温暖;酷暑当头,人民就奔向清凉之地。因此,人民没有固定的居处,他们总是向可以得到利益的地方聚集,离开那些没有利益的地方。想要作天子的,对于人民奔走的缘因不可不仔细察辨。如今的人世,寒冷到极点了,炎热到极点了,而人民之所以不奔向谁,是由于天下君王所作所为都是同样的坏啊!所以,想作天子的人,他显示给人民的做法不可不与此有区别,如果君主的言行与暴乱之君没有什么不同,那么即使出发点再好、再下命令,人民也不会趋附他。如果人民不趋附谁,那么成就王业的人就不会出现,暴君就庆幸了,人民就绝望了。所以,在今天的世上如果有仁义之人在,不可不勉力从事仁义这件事,如果有贤明的君主在,不可不致力于仁义而使国家安定啊⑧。
  所以,《黄帝经》中说:在天下成就大业的方法,要拥有天理,拥有人道,拥有大地的载物养育之厚德,效法天地而推行人道之仁义,就可以拥有国家继而拥有天下了。君王居于上位效法天地推行仁义,其臣严肃恭敬,不敢蒙敝其主上;下属和顺相亲而趋附,不敢欺蒙其上;万民团结和睦而甘心为君王效力,地广人多兵力强盛,必可无敌于天下⑨。
  所以,毛泽东主席说:“军队须和民众打成一片,使军队在民众眼睛中看成是自己的军队,这个军队便无敌于天下,个把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够打的”;“只要我们全体英勇善战的八路军新四军,人人个个不但会打仗,会作群众工作,又会生产,我们就不怕任何困难,就会是孟夫子说过的:‘无敌于天下。’”⑩
  “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。”不论是在治世还是在乱世,不论是做事还是修行,只要一颗仁善之心不停跳动,都会逢凶化吉、遇难呈祥。

  注释:
  ①原文:太公曰: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乃天下之天下也,同天下之利者,则得天下;擅天下之利者,则失天下。天有时,地有财,能与人共之者仁也。仁之所在,天下归之。……与人同忧同乐,同好同恶者,义也。义之所在,天下赴之。”
  ②见《通玄真经?道德》:文子问德。老子曰:“畜之养之,遂之长之,兼利无择,与天地合,此之谓德。”何谓仁?曰:“为上不矜其功,为下不羞其病,大不矜,小不偷,兼爱无私,久而不衰,此之谓仁也。”何谓义?曰:“为上则辅弱,为下则守节,达不肆意,穷不易操,一度顺理,不私枉桡,此之谓义也。”“何谓礼”?曰:“为上则恭严,为下则卑敬,退让守柔,为天下雌,立於不敢,设於不能,此之谓礼也。故脩其德则下从令,脩其仁则下不争,脩其义则下平正,脩其礼则下尊敬,四者既脩,国家安宁。故物生者道也,长者德也,爱者仁也,正者义也,敬者礼也。不畜不养,不能遂长。不慈不爱,不能成遂。不正不匡,不能久长。不敬不宠,不能贵重。故德者民之所贵也,仁者民之所怀也,义者民之所畏也,礼者民之所敬也。此四者,文之顺也,圣人之所以御万物也。君子无德则下怨,无仁则下争,无义则下暴,无礼则下乱。四经不立,谓之无道。无道不亡者,未之有也。”
  ③见《淮南子?道应训》:惠孟见宋康王,蹀足謦欬,疾言曰:“寡人所说者,勇有功也,不说为仁义者也,客将何以教寡人?”惠孟对曰:“臣有道于此。人虽勇,刺之不入;虽巧有力,击之不中。大王独无意邪?”宋王曰:“善,此寡人之所欲闻也。”惠孟曰:“夫刺之而不入,击之而不中,此犹辱也。臣有道于此,使人虽有勇弗敢刺,虽有力不敢击,夫不敢刺、不敢击,非无其意也。臣有道于此,使人本无其意也。夫无其意,未有爱利之心也。臣有道于此,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欢然皆欲爱利之心,此其贤于勇有力也,四累之上也。大王独无意邪?”宋王曰:“此寡人所欲得也。”惠孟对曰:“孔、墨是已。孔丘、墨翟,无地而为君、无官而为长,天下丈夫女子莫不延颈举踵而愿安利之之者。今大王,万乘之主也。诚有其志,则四境之内皆得其利矣。此贤于孔、墨也远矣!”宋王无以应。惠盂出,宋王谓左右曰:“辩矣,客之以说胜寡人也。”
  ④见《通玄真经?微明》:老子曰:有功离仁义者即见疑,有罪有仁义者必见信。故仁义者,事之常顺也,天下之尊爵也,虽谋得计当,虑忠解,图国存,其事有离仁义者,其功必不遂。言虽无中於策,其计无益於国,而心周於君,合於仁义者,身必存,故曰:百言百计常不当者,不若舍趋而审仁义也。
  ⑤见《吕氏春秋?忠廉》:吴王欲杀王子庆忌而莫之能杀,吴王患之。要离曰:“臣能之。”吴王曰:“汝恶能乎?吾尝以六马逐之江上矣,而不能及;射之矢,左右满把,而不能中。今汝拔剑则不能举臂,上车则不能登轼,汝恶能?”要离曰: “士患不勇耳,奚患於不能?王诚能助,臣请必能。”吴王曰:“诺。”明旦加要离罪焉,挚执妻子,焚之而扬其灰。要离走,往见王子庆忌於卫。王子庆忌喜曰:“吴王之无道也,子之所见也,诸侯之所知也。今子得免而去之,亦善矣。” 要离与王子庆忌居有间,谓王子庆忌曰:“吴之无道也愈甚,请与王子往夺之国。” 王子庆忌曰:“善。”乃与要离俱涉於江。中江,拔剑以刺王子庆忌。王子庆忌捽之,投之於江,浮则又取而投之,如此者三。其卒曰:“汝天下之国士也,幸汝以成而名。”要离得不死,归於吴。吴王大说,请与分国。要离曰:“不可。臣请必死!”吴王止之,要离曰:“夫杀妻子,焚之而扬其灰,以便事也,臣以为不仁。夫为故主杀新主,臣以为不义。夫捽而浮乎江,三入三出,特王子庆忌为之赐而不杀耳,臣已为辱矣。夫不仁不义,又且已辱,不可以生。”吴王不能止,果伏剑而死。
  ⑥见《通玄真经?上义》:虽有智能,必以仁义为本而后立,智能并行。圣人一以仁义为准绳,中绳者谓之君子,不中准绳者谓之小人。虽有智能,必以仁义为本而后立,智能并行,圣人一以仁义为准绳,中绳者谓之君子,不中绳者谓之小人。君子虽死亡,其名不灭,小人虽多势,其罪不除。
  ⑦见《淮南子?道应训》:白公胜得荆国,不能以府库分人。七日,石乙入曰:“不义得之,又不能布施,患必至矣。不能予人,不若焚之,毋令人害我。”白公弗听也。九日,叶公入,乃发大府之货以予众,出高库之兵以赋民,因而攻之,十有九日而禽白公。夫国非其有也,而欲有之,可谓至贪也;不能为人,又无以自力,可谓至愚矣。譬白公之啬也,何以异于枭之爱其子也。
  ⑧见《吕氏春秋?功名》:缶醯黄,蚋聚之,有酸;徒水则必不可。以狸致鼠,以冰致蝇,虽工,不能。以茹鱼去蝇,蝇愈至,不可禁,以致之之道去之也。桀、纣以去之之道致之也,罚虽重,刑虽严,何益?大寒既致,民暖是利;大热在上,民清是走。故民无常处,见利之聚,无之去。欲为天子,民之所走,不可不察。今之世,至寒矣,至热矣,而民无走者,取则行钧也。欲为天子,所以示民,不可不异也。行不异乱,虽信令,民犹无走。民无走,则王者废矣,暴君幸矣,民绝望矣。故当今之世,有仁人在焉,不可而不此务;有贤主,不可而不此事。
  ⑨原文:王天下者之道,有天焉,有人焉,有地焉。三者参用之,国家而有天下矣。为人主,南面而立。臣肃敬,不敢敝其主。下比顺,不敢敝其上。万民和辑而乐为其主上用,地广人众兵强,天下无敌。
  ⑩分别摘自《论持久战》、《组织起来》
主办单位:秦皇岛市抚宁区文化发展中心
邮编:066300  地址: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区抚宁镇东大街18号 电话:0335-6011746  传真:0335-6011746  邮箱:fnwhjxinxi@163.com
抚宁文化网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  冀ICP备14016071号-1   您是本站第:2375789位访客